2019香蕉在线观看直播

您当前的位置 : 2019香蕉在线观看直播 >> 媒體南開
中華讀書報:甯宗一談枕邊書
来源: 《中华读书报》2020年8月26日第3版发稿时间:2020-09-08 11:14

  您的各類著作中,有關《金瓶梅》的較多,《金瓶梅》是看得最多的書嗎?

  甯宗一:《金瓶梅》不是我看的遍數最多的書。我看小說細讀也超不過兩遍。我的閱讀習慣是最看重我的“第一印象”。山東大學博導馬瑞芳女士曾對我說,她對新入學的研究生常常會推薦我的《心靈的辯證法——〈讀莺莺傳〉》。其實這篇文章是我回北京,什麽資料也沒帶,只是憑著“第一印象”寫出草稿的。因爲我不先去過多做細節的分析,而是在思想傾向和理性認知上多做思考,從而進行審美感悟的分析。至于寫《金瓶梅》的幾本書,我對原作也不是反複閱讀,而是整體“印象”的把握,保持我初讀這部小說的“新鮮感”。

  但是您寫過《名著重讀》。這和您的觀點矛盾嗎?

  甯宗一:是的,我出版過這本小書。這是因爲我認爲偉大的經典無一不是對曆史中人性的思考和觀察。因此對真正的經典作品必須反複體認。但這和我的“第一印象”和整體性地把握作品的核心價值觀並不矛盾。我強調“第一印象”是因爲文學閱讀往往因爲感悟其特色而迸發出靈感來。閱讀經驗證明,對作品反複讀幾遍肯定會開掘和深挖出它的深邃內涵,但是讀作品時的“第一印象”和“敏感”到的那些個“棱角”反而模糊了。

  很希望了解什麽樣的閱讀成就了您?您的枕邊書有哪些?

  甯宗一:我的導師許政揚先生送我錢锺書的《談藝錄》時說:你好好讀,不妨作爲枕邊書。可是我臨睡覺時從來不看書,真不好意思。

  枕邊書當然也是廣義的。對我文藝思想影響大的是王朝聞先生和錢锺書先生。錢公的薄薄一本《舊文四篇》堪稱我的枕邊書。一篇論“通感”,我會反複讀幾遍。這是我從前讀書沒出現過的。給我影響大的還有我的同齡人李澤厚,他的《美的曆程》也成了我初學藝術美學的曆程的新階段。

  我講文學史,略有點古典文學的知識,但我們當年的讀書背景,讀書是有禁區的,只能讀馬恩列斯毛,再就是能讀《紅樓夢》等極少量的書。另外我喜歡讀些魯迅雜文。但是我的人生體驗、人生感悟彌補了我讀書少的不足。

  您有什麽讀書買書的嗜好嗎?

  甯宗一:我從沒有煙、酒、茶的嗜好,買好書算是我唯一的嗜好。教書的人,不愛書的可能很少。我同樣出于職業本能,在近半個世紀的教書生涯中,陸續買進一些書。但是,隨著自己讀書經驗的日趨成熟,在購書上也就日漸挑剔,不再像青年時期時沖動,買回的書有些不說是廢品也是半廢品。

  那您決心選擇取舍的標准是什麽?

  甯宗一:和過去買書的心理發生變化的主要原因,一是離開了教學崗位,一是書價飚升。所以即使面對渴望得到的書,也要在手中掂量再三才能下定決心取舍。那被“舍”者,常使我有一種不忍之情,在放還書架的一刹那以及“臨去秋波”,也頗能反映愛書、讀書人的那種複雜心態。由此我也想到自己的愛書還沒有進入癡迷狀態。如果給自己定位,我可能既不屬于大衆型的“書蟲”;也不屬于高雅型的進入迷戀境界的藏書家。我可能只屬于那種愛買點書、愛看點書、愛寫一點書、解不開愛書情結的教書匠。

  關于您說的買書、看書、寫書的“愛書情結”,一定有很多值得記憶的故事吧?

  甯宗一:20世紀50年代,我有過一段值得回味和回憶的買書經曆。這回憶,是深深埋在我的心底,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回憶竟呈現爲一種腦海中的圖像,常常在心頭重現:許政揚先生是1952年院系調整時,從燕京大學中文系研究院畢業後分配來的。他是被稱之爲“古典小說戲曲研究的現代第一人”的孫楷第先生的親傳弟子。許師也是以治學嚴謹著稱,他博覽群書,學思並重,孜孜不懈,奮筆著述。所以他對我的進修更是嚴格要求。我正是在他的一紙書目的規定下,硬著頭皮讀了幾部較大部頭的原著。許師注《古今小說》,征引書目闳富豐贍,爲了考證“行院”一詞,查遍各種筆記,只是當時圖書館沒有車若水的《腳氣集》,他竟然到處搜尋。後來“老天津”告訴他,天津的天祥商場是個買書的寶地,于是從1955年底一直到1958年初近三年的時間,許師總是在十天半個月中挑一個閑暇的日子帶我到天祥商場去淘書,而《腳氣集》得以在天祥購得,更使許師著迷。

  您都淘到過什麽好書?

  甯宗一:當年老天祥商場是一個極大的圖書市場,以賣舊書爲主,二樓圓形的售書廳各類圖書應有盡有:50年代初,像《叢書集成》《萬有文庫》,各類小冊子堆成了山,淡黃色封皮的《國學基本叢書》也幾乎樣樣俱全。跟著許先生,就像跟著一位高明的書海導遊者,他不時指點,提醒我應該買什麽書。比如《事物紀原》《古今事物考》《釋常談》《續釋常談》《通俗編》《揮麈錄》《夢溪筆談》《邵氏聞見錄》(前、後)等等,還有其他《萬有文庫》本和《國學基本叢書》本中一些代表性名著,我都陸陸續續買了回來。

  我雖然跟許政揚師學習文學史,但是我的興趣似仍停留在學生時期對現當代文學和文藝美學的興趣上。許師在這方面對我不僅不加阻攔,反而鼓勵我多讀一些經典性的理論名著,不時還和我探討一些問題。這就更促使我銳意搜求各種文藝美學著作。比如1956年我就在天祥商場僅花了七毛錢就買到了朱光潛先生的力作《詩論》。後來我又陸續買到了朱先生的《文藝心理學》《談美》。朱先生的美學著作讀多了,就想了解蔡儀先生後來怎麽批評朱先生美學觀點的。所以刻意到天祥商場搜尋。真是老天不負苦心人,1957年初我竟然在那裏的一個不顯眼的地方發現了一本可稱之爲嶄新的《新美學》。蔡著裝幀很大方,有美學味,而內文的第一章講的就是美學方法論,讀後至今我覺得獲益不淺。另外,這本書的版權頁後附有“刊誤表”,看來作者和責編是發現誤植後補上的。這倒也說明當時的出版家比今日的諸多作家和編者責任感強得多。

  和許政揚先生一起淘書,又有什麽特別的收獲?

  甯宗一:有一次我和許師從校門口坐8路公共汽車,先到百貨大樓,又慢慢步行三百米到了天祥商場。不一會,許師突然向我打招呼,我過去一看,他手中拿著一本舊書——法國哲學家柏格森的《笑之研究》。他對我說:“太難得了,在這兒竟發現了它。”當時我對柏格森的著作知之不多,只是看到有人征引過這麽一本論“笑”的書,所以立即接過來翻閱,一看竟然是無産階級革命家張聞天翻譯的。許師似乎發現我有點愛不釋手,他半開玩笑地說:“你喜歡美學書,現在只有一本,我就讓給你了。”這本書我只用了三角錢就買下了。它的值得珍貴,無疑是和許師的“忍痛割愛”有關,但還和這本書以後從未再版有關。

  據您所知,許政揚先生的枕邊書是什麽?

  甯宗一:據我的可靠記憶,他最推崇的就是錢锺書先生。每當談詩時也喜歡征引《談藝錄》的言論。他還說,錢先生寫《談藝錄》時才三十歲出頭,而許師說他在讀大學和研究院時床頭總有一本《談藝錄》陪伴他。所以錢先生的大名在50年代中期我已如雷貫耳了。

  使我永志不忘的是1957年的一天,許師把我叫去,從書桌上拿出了那本他常看的《談藝錄》對我說:“我的一位老同學昨天送給我一本《談藝錄》,我不能轉送你,現在就把我自己的這本送給你吧。”在伸手接過這部厚重的大書時,我真是感慨萬千。

  第二年的年底,許師的《古今小說》校注本出版。許師那時也是位剛剛三十出頭的青年書生,這也許是偶然的巧合,但是剛剛三十歲出頭就都寫出份量很重的書,並在學界享有盛名,在今天是很值得我們深長思之的。

  您曾写了很多文章纪念2019香蕉在线观看直播的恩师,特别令人感动。

  甯宗一:連同《談藝錄》我從許師手裏共接過三本書,其中就包括人民文學出版社1958年出版的校注本《古今小說》上下兩冊。然而直到今天我拿起它們來仍然感覺它們有千鈞之重。是的,我的書房沒有一部線裝書,更遑論什麽宋明善本了。這對于一個大半生從事古典文學教學與研究的人來說,確實有些尴尬。但是我在想,學人藏書各有一方天空。上面提到的幾本書,雖然早已發黃且破舊,然而它們依然屹立于我的書櫥之中,這也算別有一種風韻。而在書中與書外那珍藏在我心中的是許師對我的愛和叮咛,這中間的溫馨與況味又是一時說不清和說不盡的。

      

編輯:郝靜秋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南開與弗林德斯大學合作辦學...
科技日報:七十九歲那年,他...
2019香蕉在线观看直播2020级本科新生报到
葉嘉瑩紀錄電影《掬水月在手...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黨委書記...
天津日報:京津滬專家相聚雲...
今晚報:人民社推出《疫情裏...
天津日報:開辟馬克思主義新...
天津日報:寫小說的李霁野
寫小說的李霁野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2019香蕉在线观看直播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2019香蕉在线观看直播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